你的位置:好色网站 > 亚洲图片 >

我在深圳,抽电子烟为生:爆款产品销量过千万,我却只拿八九千奖金


发布日期:2022-07-20 05:45    点击次数:102

  我在深圳,抽电子烟为生:爆款产品销量过千万,我却只拿八九千奖金

  王婷一天抽数百口电子烟、喝12瓶矿泉水。

  编者按:2022年,高校毕业生首次突破千万,就业成了所有人挂在嘴边的话题。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。”目前,我国已拥有1500多个职业。随着社会的发展,职业的边界在不断拓宽,灵活、自由、有趣成为新的标签。新职业层出不穷背后,一幕幕“月亮与六便士”的人间故事正在上演。时代财经推出《XIN动的offer》专题,关注新职业,探寻人生的更多可能。

  全球95%以上电子烟来自中国,中国电子烟70%来自深圳,深圳有一批人靠抽电子烟为营生,比如80后品烟师姚元。

  他从事电子烟行业已经6年了,每天要抽数百口电子烟,以测试产品的气流、干湿度、香气效果、口感等,相当于每天要抽2-3包卷烟,“心脏、肺受不了时,会吐、会干呕”。

  电子烟产品经过他和仪器的测试,达到最佳状态,才能量产。今年上半年,他测试了四五百种口味的电子烟。他也是公司唯一的品烟师,年薪大约27万元,每年另有几万元的奖金。

  “如果感官不敏感,很难成为品烟师。”他对时代财经说,品烟师有门槛,需要对味道敏感,但收入天花板也低,一年收入最高三四十万元,没有再进一步的空间。

  10月1日,《电子烟》国家标准即将落地。水果等非烟草口味被禁售,姚元已经为客户调配出8个版本的烟草味电子烟。他所在公司的产品主要面向国外,目前工作照常进行。

  爆款产品销量过千万,拿了八九千元奖金

  7月初的周六,时代财经在深圳宝安区的一家烟油公司见到姚元。每天早上,他都会开车到公司打卡、拿上烟具,之后便奔向公司合作的几家烟油企业。

  当前,姚元所在公司以代工一次性电子烟为主要业务,公司需要向外部采购烟油,一半的工作时间,他是在烟油公司度过的,另一半时间在公司测试电子烟,配合研发部门调整雾化芯。

  几个半成品电子烟、一根注射器、烟油,这几乎就是姚元的全部工具。他向时代财经演示了测试过程,先是往半成品电子烟里注射少量烟油,静置一两分钟,然后就开始抽烟。

  抽第一、第二口时,他很快就吐出来了,因为要把导油棉的棉味抽出来。之后的每一口,他都有吞咽的动作,电子烟沿着口腔进入他的肺部。一般抽十几二十口,他就会发现电子烟的问题所在。

  除了靠味觉、嗅觉,他会看烟雾的颜色,如果发黄,就说明产品释放性不好,他还会听抽烟时烟具发出的声音,合格产品是不能有噪音的。

  半天的功夫,他已经发现,所测试的这款产品导油棉密度有问题,导油速度慢,跟不上发热速度,电子烟因此没有味道,还有可能促使发热丝烧毁、释放致癌物。因此,他必须让公司雾化工程师更换导油棉。

  如果是烟油本身的问题,姚元会提出成份上需要改变之处,要求烟油公司重新配,直到配出满意的味道。测试一个口味的电子烟,他通常会让烟油公司前后配四五个版本。

  公司研发部门推出某型号设备以及口味时,姚元就会配合做人体感官测试,以调整雾化芯,之后才是实验室的仪器测试。确定口味之后,烟油公司会根据客户对销售区域、法规政策的需求调配一款基础版本,姚元再进行测试、修改。

  不同市场的消费习惯、法律法规不同,电子烟需要用不同产品去适配,比如卖往欧洲部分国家的电子烟不能加甜味剂,马来西亚及附近国家的消费者喜欢偏甜和薄荷口感,为中东地区做的产品则需要更顺滑……

  在这个过程中,他会用笔记本电脑详细记录烟油配方的改变,这台电脑配备了指纹锁,房间也是烟油公司单独为他准备的,其他人不得擅入,防止配方失窃。

  确定了最终版本的烟油后,姚元所在的公司会将其注入烟具,寄给客户确认。第一批产品量产时,姚元需要继续跟踪,判定产品是否与研发阶段测试结果一致。

  去年3月,姚元用了大约20天为一款产品测试了10个口味,成为爆款后,客户便不断增加新口味、追单。目前,这款产品有了大约20个口味,销量至少有1000万支。

  因为这款产品的热销,从去年4月到今年4月,姚元共得到了八九千元的奖金。4月之后就没有了,因为公司只会在新产品上市一年内根据客户订单发放奖金。电子烟产品生命周期比较短,最多两三年。

  从事这份工作,最让他有成就感的就是爆款产品被模仿。

  有一次,他发现同行拿着与上述电子烟相似度很高的产品,汇报给了公司。这款产品只在国外销售,据姚元所知,是他们专门从国外买回来模仿的。

  每半年体检一次,“肺暂时没有问题”

  品烟师这个职业,一听就很不健康。在给时代财经演示测试过程时,姚元一直在喝茶,“就是为了排出尼古丁”。

  “外国人抽烟基本都是过肺的,所以我品烟也要过肺。”测试一个口味的电子烟,需要抽十几二十口,每个口味要测试四五个版本,还要测试多个口味,姚元每天摄入的电子烟不少。

  每次提交烟油修改要求后,姚元便有了喝水的时间,新版本的烟油送过来,他又会开始品烟。有时候,他一天可以喝12瓶350ml的矿泉水,这是烟油公司提前为他准备的。

  2016年入行时,姚元除了抽电子烟,还喜欢抽传统卷烟,因而时常咳嗽。为了健康,他逐渐放弃了卷烟,现在,公司每半年都会安排一次体检,他的身体暂时没有问题。

  “品烟师基本上都会发胖,因为我们抽烟比较费力,所以肚子容易饿,吃的东西就多一点。”

  不过,姚元没有发胖,他每个礼拜都会运动,饮食上也会控制,尽量少吃。

  工作日,姚元基本都是在烟油公司食堂吃午餐,为了保护口腔,辣味的、煎炸的东西都不能吃。晚餐没有这些禁忌,但他一般也只是吃白粥、喝面条。

  作为品烟师,他长期接触香精、甜味剂,对此很了解,所以基本不吃零食,不喝饮料、奶茶,也基本不点外卖。有时候,抽了一上午电子烟,下午感官会变得麻木,他会漱口或者刷牙,保持感官灵敏度。

  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品烟师。企业面试品烟师时,会要求他们抽电子烟,一是看能否忍受高浓度尼古丁盐,二是遮住标签,让面试者说出电子烟的口味,考察感官敏感度。

  根据姚元的经验,品烟师还要对烟具、烟油知识了如指掌,需要对接客户、烟油公司,需要协助本公司的研发、工厂、品质等部门解决问题,还要了解公司产品、海外畅销产品等。

  有些电子烟企业培养新人做品烟师,但是他们对烟具、烟油不是很懂,也说不出电子烟存在的问题,“连自己的产品出问题都不知道”。

  姚元表示,有自主品牌的电子烟企业和一般OEM、OEM代工厂都需要品烟师,一般公司都会有一个品烟师,新人容易招聘,但像姚元这样有六七年从业经验的人很难找,因此不少企业向姚元递过橄榄枝。

  姚元对目前这份工作比较满意,没有跳槽的打算,因为领导信任他对产品的把控,他也可以直接和客户对接产品需求,自从2020年加入这家公司,他手上诞生了好几种爆款产品。

  不过,他的工作量一直都比较大,有时候手里会有十来种产品的测试任务,所以加班是常事,有时候会忙到晚上十一二点。

  接近职业天花板,考取大专求学

  踩中电子烟行业的发展节点,姚元才一步步成为品烟师。最开始,他作为老烟民,是怀着对电子烟的好奇入行的,前后在两家电子烟公司工作过。

  2016年,他进入一家大型电子烟代工厂,从事调油生产工作,很快被安排到实验室当调香助理,实验室的师傅教了他很多,比如品烟、配置烟油的方法,出现问题弥补的方法,也学习电子烟的工作原理、构造等。

  当时,电子烟以大烟雾为主,容量大、口味少。2018年,尼古丁盐烟油进入中国市场,能兼容更多口味,一次性电子烟受到热捧,因为它可以兼容数以万计的口味,比如复合味、水果味、酒味、饮料味等,品烟师这个职业才随之出现。

  也是在2018年,公司组建了一个品烟组,让姚元领头,教其他十几名成员品烟,这时的姚元仅有一两年做调香助理的经验。

  当时,姚元需要对接三个品牌客户研发的产品,测试口感,其中有产品成为了爆款。但是这家公司规模很大,限制也多,测试结果需要通过多个领导的层层把关。2020年,他来到现在这家规模较小的公司。

  当前,姚元觉得自己收入快要触及行业天花板,他的工资在同行里算高的。虽然产品销量以千万计,姚元及同行们却无法拿到更高薪资,背后原因是中国电子烟企业基本处于代工环节。

  姚元举例说,公司一支电子烟的出厂价是15元至17元,扣除人力、零部件、烟油等成本,只能赚0.5元到1元左右。客户买到的价格可能是30多元,差价被经销商和品牌方赚走。

  “2012年到2016年之间,电子烟行业是暴利的,制造成本100多块钱,到消费者手里是四五百元。”姚元说,国内电子烟企业只能薄利多销,以量取胜。

  姚元的很多同行都转型去做调香师了,专门做新口味研发、调制,不用抽太多电子烟,薪资也比品烟师高很多。但调香师有学历门槛,一般都是大专以上学历。

  虽然是调香助理出身,姚元暂时没有转做调香师的打算,但为了以后能有更多选择,他考取了大专,如今已经上了一年半的课。

  电子烟新政暂时没对姚元产生影响,虽然公司还没拿到烟草专卖生产企业许可证,但是他表示,新政对于知识产权保护有好处,以后抄袭行为会变少,不规范的小作坊也会逐渐消失。

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姚元为化名)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王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