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好色网站 > 青春小说 >

双洁:如今裹脚布,曾经是天衣


发布日期:2022-07-07 08:26    点击次数:57

前几天热搜上飘过去两个字,出于本能我没有点开,因为我眼里见不得太干净的东西。

可人嘛,有时候就是手痒痒,最后我还是点开了。看了一眼,发现是《梦华录》里赵盼儿和顾千帆在鱼水之欢之前,双方过了一遍审核。

一个快要30岁的古代男子,说自己从没搞过小娘子,另一个从良官伎,表示自己的过去干净得像卫生纸成精……

搞得爱看这剧、不爱看这剧的人都沉默了。

我看到这里的表情,和刘亦菲一样样的,想必演员当时脑瓜子里也充满了疑惑:

今天就来讲讲,让众多观众闻风丧胆的“双洁”。

如今裹脚布,曾经是天衣

细分领域里,有的双洁包含双处,即双方都未发生过X行为。有的双处要求很严格,打fei机也不可以。发展至今,目前整体来说,双洁包含“三初”:初恋初吻初夜。

随手举几个例子,好比《镇魂》,就不能叫“双洁”。

就算剧中等待了千万年的沈巍,一直都是默默观察着赵云澜的每一生每一世,但赵云澜并不是一块望夫石。哪怕在这一世里,巍澜都没有感情史,然而如果赵云澜在曾经的某一世里结过婚,爱过人,那就不洁了。

这种情况又可称为瓜不洁,为什么叫瓜不洁……你自己意会一下。

遥遥无期的耽改101里,好大儿把干爹摁倒在船的《杀破狼》未必是双处,但很有可能是双洁;原作荤味儿重的《皓衣行》肯定不算;改编自校园文的《左肩有你》是双处,但蒋丞有过一个没啥感情的女朋友……

可以料想,有些读者,看着看着,脑海里对着纸片人“你不干净了”的想法一闪而过,眼泪潸然而下,气愤交加。

对双洁和反双洁的分歧,主要就是“为啥非要用‘洁’字去区分”。

洁党认为这个“洁”只是对感情双方过往经历的一种描述,反洁党觉得,为什么没有性行为、恋爱史要用“洁”去形容,难道有X行为、恋爱史对应的形容词是“脏”吗?

这就要说到双洁的起源。

从源头上来说,“双洁”还带着一丢丢进步的意味。

两个极端

在晋江还是脖子以下的描述满地爬的时期,有一类bl文,攻日天日地,人形泰迪。这些随时随地挥洒体能的攻,遇到了受便浪子回头,管住裤裆,两人过起了夫夫双双把家还的甜蜜小日子。

这类文一多,便引发了很多读者的不满:

为什么攻处处留情,本质上就是私生活混乱,受冰清玉洁洁身自好,却要和这样一个男的共度余生?老实人得罪谁了?攻不会得病吗?凭什么?

无独有偶,男频文里这样的现象也很多。

之前剧改的《雪中悍刀行》,一个纨绔公子徐凤年,能搞上各种各样的绝色美女,而且这些女配们基本也都没有什么感情史。

好比说给徐凤年生娃的红薯,原著里写这俩人第一次搞颜色,红薯没有经验,却把徐凤年搞到团购海狗丸。要知道徐凤年是从萝莉搞到熟女啊~

后宫文的感情线,让很多读者产生了浓厚的逆反心理:

凭什么攻/男主乱搞就可以,受/女主这么做就会被指指点点?难道就不能公平一些,双方都给我洁身自好,只有对对方才干柴烈火?

风流浪荡男主X小白花女主的设定一度十分泛滥,甚至大量人设是妖艳魔女、青楼台柱子、男性幻想对象的性感尤物,都是处子之身,有且仅有男主一个伴侣。

于是乎,很多读者一边看,一边会先出于一种预防自己被恶心的心情问:

双洁从创始之初,就存在一个无法躲避的死结。

用“洁”去评价一个人的情与欲,底色就很荒诞。于是,“双洁”很快进入了一种别扭的死胡同。

好比“魂穿双洁”的设定,则是连被附身/被穿越的那个人,也得是身体“洁”的。

按这个道理,《美女与野兽》的王子在变成野兽的时候,绝对不能突然发生动物性,不然贝儿就接了哪只雌性野兽的盘了。

当然,双洁不是在任何题材里都没法运用。

如果这是校园文,双方都是彼此初恋,那也称得上是合情合理,这个设定套在振华三部曲里,就没啥唐突的地方。

不过,双洁从Bl蔓延到bg,从现代扩散到古代,像百草枯一样碾过了网文的半壁江山,并不是仅限于最早的一亩三分地。上升到贞操这个封建枷锁上,读者明明知道这玩儿在古代除了要女人命之外,根本一无是处,却还是会因为“双洁”的tag而争得满屏口水。

男主要器大活儿好,还要他片叶不沾,陈粒听了都流下两行清泪。

古偶剧死局

《梦华录》现在在一个非常尴尬的卡裆位置上。

要说想营造一种“双洁开辟市场”的思路,也不是不行,但脱胎于关汉卿的《救风尘》,原著里女主就是以色侍人,却想搞“身心俱净”,连学工商管理都出来了;

男主人设都是毒辣爪牙了,还要给他一个不仅身心俱净,连“残暴”都是出于打入敌人内部的卧底身份,不得已而为之。一种从内而外,从身体到思想的干净……

请问是要选拔什么大宋真空无菌人吗?

不是说双洁的设定完全没可能,但第一,这个设定放在以前官伎为职业背景的女主身上,非常滑稽;第二,这个设定除了在剧中造成大量逻辑悖论之外,毫无意义。

在生他养他的网文土壤里,双洁的成长,具有一定的必然性,但在影视里却并非如此。

追溯网文影视化的编年史,不难发现,网文的大趋势,整体是在往“去繁就简”上发展的。当然最近几年也出现过很多优秀作品,然而两极分化严重,中位数平均值在下降。

从古早的《后宫甄嬛传》,哪怕你再反感女性群体的内耗,你也得承认,能把这么多人物编织进如此庞大的故事里,基本上还没有什么太矛盾的地方,是一桩大工程。

《花千骨》《香蜜》《4s》之类的网文,有没有黑历史暂且不说,基本都存在一个共通的问题:没有制造出更新颖的核心,只产出了空有模式的设定。

什么四海八荒,什么十方神器……这些东西均不属于基于人的“外物”设定,是一种非常省时省力的写法。

这些剧,不管质量怎么样,至少还都符合“雨露均沾”的创作思路。就算是大女主,也要搞上势均力敌的男主,主线支线副cp,事业线成长线感情线全都要有。

接下来到了“精品化”阶段,你会发现这些文借用的梗好像创新了,而产出这些梗、使用这些梗的方法,并没有进步,甚至有时候还倒退了。

《知否》原著是穿越,但穿越给女主带来的加成并不是让她如何搅动死水,而是用现代法则去击败家里那群见识短的女性;《庆余年》里范闲用文抄公的方法背了千百首诗去对战,干脆都不需要自己动脑子。

剧情越来越爽了,根本上,却越来越简单了。

像快穿类的网文改成的剧,基本都依托于穿越进的那本小说、那个游戏、那个系统,主角根本不需要自己去觉醒,系统会替你觉醒。

双洁,和以上各种顺应市场而壮大的网文类型一样,都是一种取巧、简化、降智、去魅,以满足受众需要的商业产物。放在小圈子里,只是一种个人偏好,一旦放大到影视平台,其原生的缺陷就会无限放大。

E姐结语

双洁放在影视领域,弊大于利。

这种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三维空间的产物,在从纸片膨胀为活人的过程里,会扭曲一堆封建遗毒,引发各路道德包青天断案。

说白了,双洁发展到后期,越来越极端,越来越荒谬,是因为有大量读者吃这一套,他们偏爱看这种极端又荒谬的东西,基于商业而非文学性的文学、影视只不过是抓准了这块市场罢了。

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拍以吻戏为亮点的剧还要强化“双洁”标签,观众需要听主演说自己没丰富恋爱史吗?他们不会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吗?

徐凤年女主网文读者赵云澜发布于:山东省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